1. 电商资讯街首页
  2. 电商动态

一年“倒下”近40家!轮胎之都为何变成破产灾区?

:破产对企业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事,然而,现在的广饶若有轮胎企业破产,倒显得有些司空见惯。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广饶破产的轮胎企业日渐多了起来。进入2019年,其破产继续蔓延。曾经的轮胎之都广饶怎么了?近日,《中国汽车报》采访团队来到了位于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东部的号称“中国轮胎第一村”的西水磨村寻求答案。

  一年“倒下”近40家!轮胎之都为何变成破产灾区?

  “世界轮胎出中国,中国轮胎看山东,山东轮胎在广饶。”这句话曾经是广饶人的骄傲,现在却很难再喊得响亮。短短几年时间,广饶已经有上百家轮胎企业或相关企业破产,2018年被法院正式宣布破产或被吊销营业执照的轮胎制造企业接近40家,另外还有一部分企业处于破产边缘,正经历垂死挣扎。

  3月17日,《中国汽车报》记者来到了传说中的轮胎之都广饶。从踏入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城的地界开始,轮胎的元素就开始频繁显现。在道路两边的墙体广告、老百姓的日常言谈中,轮胎真的是无处不在。

  从广饶汽车站出来,沿着孙武路向北行至乐安大街,然后向东约10公里,就抵达了中国轮胎第一村——西水磨村。在这里,一家家轮胎厂鳞次栉比,炼胶、压延、裁断、硫化、成型……如果不是亲临现场,你或许无法感受到如此密集的轮胎产业带来的感官上的冲击。

  “你们这次算是来对地方了,广饶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密集的轮胎生产集中地。”广饶罡丸轮胎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克九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广饶县几乎每家每户都在做轮胎,这里有大到几千、一万人的集团企业,也有小到百八十人的家庭小作坊。”据悉,广饶县轮胎年产值曾经超千亿元,轮胎年生产能力达1.5亿条,占山东省的50%以上,占全国的25%以上。

  几天的采访,记者跟随受访对象穿梭在大大小小的轮胎企业之间,这些企业有忙着生产的、有忙着招聘的,当然也有大门紧锁拒催债人于门外的、也有停工停产等待生产设备出售的。为什么如此庞大、密集的轮胎产业市场中会迅速出现一家又一家走向倒闭、破产的企业?

  处在“微笑曲线”最底端

  一年“倒下”近40家!轮胎之都为何变成破产灾区?

  广饶的迅速崛起仅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从上世纪90年代初在全国率先实现村村通柏油路之后,广饶便进入了经济腾飞的时期,当地轮胎产业逐渐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生态体系,同时也迅速积累了一批依靠轮胎产业发家致富的企业家们。

  遗憾的是,随着轮胎产业日益残酷的竞争,大部分广饶轮胎企业并没有积累足够多的竞争优势,在产业加速升级和产品向高质量发展的今天,他们逐渐失去了光芒。“我估计广饶真正还具有活跃度的规模以上(年产值5亿元以上)的轮胎企业也就17家,作坊式的企业不过百余家。”当地一家轮胎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过去竞争没那么残酷,有点利润企业就能存活,但现在不行了,经营环境变了。

  广饶县轮胎工业协会秘书长、胎智汇(中国)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兴彪向记者解释道,广饶轮胎产业处于“微笑曲线”的最底端,只做生产的事儿,附加值高的上下游产业链都没有有效介入。广饶轮胎企业的利润率普遍在3%~5%,并且还在逐渐下降,而产业链布局相对完整的外资轮胎企业利润率可以超过10%。

  2018年,广饶县实现生产总值932.1亿元,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3.4亿元。郑兴彪认为,广饶县财政收入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根源在于广饶轮胎企业多,且基本都是民营企业,都是重资产企业,产业链短,可形成的有效地方收入较少。对比国际知名轮胎企业,它们都能实现从原材料采购,到技术研发再到品牌建设的全布局,这也应该是广饶轮胎产业未来调整的方向,向附加值高的产业链延伸。

  轮胎产能结构不合理

  一年“倒下”近40家!轮胎之都为何变成破产灾区?

  广饶的轮胎产业虽然产量高,但发展粗放,产品定位低端。

  “有人说广饶轮胎企业破产是因为地方轮胎产业产能过剩,但我认为这个理论站不住脚。”胎大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皓宇集团董事长朱云成对记者说。轮胎可以被认为是全球性的商品,中国轮胎大量出口国际市场。如果说山东轮胎产能过剩,那么为什么其他省份还要大量新建轮胎工厂?为什么外资轮胎企业依然在中国持续扩大产能?

  多位受访者认为,本质上,广饶轮胎企业出现破产潮是因为产品没有竞争力,粗放模式发展起来的广饶轮胎企业在轮胎产业转型升级的深水期没有进行技术升级、没有进行品牌培育,同质化产品非常集中,技术优势都不突出,并且近年新增的子午线轮胎产能大多是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广饶轮胎产品结构性过剩的问题凸显。

  任性扩张致使资金链断裂

  华盛橡胶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经理延海明的分析更是一针见血。

  “破产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供给侧改革和去产能的产业大趋势之下,阶段性洗牌是一个必然,但广饶轮胎企业接二连三地破产,主要还是经营问题。”延海明说。

  延海明认为,在前些年国家经济刺激政策的拉动下,广饶不少轮胎企业开始盲目扩张,甚至投入大量资本触及并不了解的产业和领域,以至于造成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而在管理模式上也漏洞重重,缺乏科学的大型企业管理经验。“被大批融资冲昏头脑的轮胎企业老板也大有人在,心都飘了,根本无心搞生产,有枣没枣都要乱打一杆,这样盲目的多元化发展让企业难以为续。”他说。

  3月19日,就在记者在广饶采访调查的当天,山东双王橡胶有限公司通过拍卖的方式,以4.038亿元收购山东永泰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永泰”)。永泰曾经位居全球轮胎企业第32名,于2018年7月16日正式宣布破产。20多年里,永泰一直处在野蛮生长的状态,产能扩张与对外投资从未停歇,甚至还并购了英国和日本的汽配工厂,投资了房地产与光伏产业,它的激进式发展最终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

  永泰、昊龙、恒宇、奥戈瑞、大王金泰……这些曾经辉煌一时的轮胎巨头纷纷倒下,预示着广饶这个“轮胎之都”已经开启了新一轮产业变革。

  过度依赖低廉的环保、人力和安全成本

  一年“倒下”近40家!轮胎之都为何变成破产灾区?

  “我胃有点反酸。”在轮胎生产线上穿梭不到一小时,采访团队的一位记者对空气中刺鼻的味道已经感到不适,而生产线上的一位年轻师傅向记者调侃道,“我们是拿生命在工作!”

  “那个车间你们别去了,太呛。”陪同记者走访的当地轮胎经销商负责人指着前方的密炼车间说。轮胎的生产要先后经历密炼、半成品制造、裁断成型、硫化等工艺。成型车间要求恒温恒湿,工作环境比较好,密炼车间、硫化车间工作环境相对较差。

  记者发现几乎每家轮胎企业的门前都张贴着招聘广告,密炼车间、硫化车间一线工人薪资最高可达12000元/月,同时部分企业还能提供住宿。“年轻人都不喜欢到这种环境工作,一线工人的工资这几年也一直在涨,即使给出这样的高工资,也依然面临招工难。”陪同记者走访的人士表示。

  长期以来,我国的轮胎企业,尤其是很多中小企业生产工艺落后,生产制造条件差,排污也非常严重。近两年,尽管国家和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环保政策,加严对生产制造企业排污情况的监管力度,但让利润不高、资金吃紧的中小轮胎企业投入千万元进行环保整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朱云成对记者说:“皓宇集团去年投入3000多万元进行环保治理,主要是用于治理密炼车间释放的含硫气体。在安全方面,为达到更严格的防火标准,相关设备也进行了大量的改造或替换。”

  他分析称,广饶轮胎产业的发展过度依赖低廉的环保成本、安全成本和人力成本,而这些成本不断上升迫使企业转型升级,广饶轮胎企业的破产潮其实就是一次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

  “互保联保”弊病凸显

  郑兴彪向记者透露了一组数据,广饶县规模以上轮胎企业超过40家,其中60%面临着经营生产的困难,其余40%也面临着“联保”的问题。

  他所说的“联保”指的是“互保联保”。在广饶,相互担保、相互给于资金支持是轮胎企业普遍的融资方式,曾盛极一时。这是当地轮胎企业得以迅速崛起的发展模式,但同时也埋下了巨大的资金隐患。

  轮胎产业作为重资产行业,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很容易从银行贷取大量资金。同时轮胎产业也是成本前置的行业,轮胎企业需要大量现金购买原材料、生产设备,支付人工成本,而轮胎在卖出交付客户后才能收到回款,且回款周期相对较长。因此,不少轮胎企业普遍存在短贷长投的现象。而在“互保联保”模式下,一旦一家企业资金链断裂或被银行抽贷、断贷,其他企业都会受到牵连。

  一年“倒下”近40家!轮胎之都为何变成破产灾区?

  据记者了解,2016年初,山东银监局就出台了关于银行业深化改革、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相关意见,其中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定期对互保联保贷款、产能过剩行业贷款等多个方面进行重点排查,帮助企业短期内化解抽贷断贷、授信收缩、担保追偿等一系列的流动性风险。2019年初,东营市开展银企互信企业名单制管理工作,已有部分轮胎企业进入该名单,此举被视为化解轮胎企业金融风险的重要举措。

  郑兴彪表示,当地政府还正在研究“熔断机制”,希望让已破产的企业不再拖累正常经营的企业。

  无品牌影响力

  我国轮胎产业结构性产能过剩并不只存在于广饶,对于广饶轮胎产业更严重的问题是并没有培育出一家真正以技术为先、以品牌引领的可以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轮胎企业。

  通过走访广饶轮胎市场可以发现,当地虽然号称“轮胎之都”,但却没有一个像玲珑、三角那样的国内知名的品牌,更没有像米其林、普利司通那样的国际品牌。

  广饶轮胎企业最鲜明的特点就是民营,其中大部分都是家族企业,最初为国际品牌代工、贴牌生产轮胎,产品供应以商用车市场为主。单从代工角度看,一些企业可以得到海外市场的认可。

  延海明表示,中国生产的轮胎七成多出口、两成多自销,一些企业的产品可以卖到欧美市场但在国内却得不到认可,为什么?主要原因还是企业没有品牌培育的意识或品牌影响力远远不够。

  纵观广饶轮胎企业的诸多品牌,用户耳熟能详的屈指可数。尽管近几年广饶轮胎产业在品牌建设方面取得了突破,但知名品牌总体数量依然较少,尤其缺少能真正在国际市场上叫得响的品牌。广饶轮胎企业的品牌之路仍布满荆棘。

  广饶破产轮胎企业如何重整再生?

  一年“倒下”近40家!轮胎之都为何变成破产灾区?

  最近,两个广饶轮胎企业破产重组案例值得关注。

  一是双王集团出资4.038亿元收购因破产而被拍卖的永泰集团。

  采访中,有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双王集团实力雄厚,是行业内的“黑马”,接手永泰集团或将再次激活永泰的产能。但也有人指出,双王集团曾经为永泰集团提供担保,兼并重组或许是它迫不得已的选择。

  二是双星集团子公司吉星轮胎以8.99亿元重整恒宇科技。

  同永泰集团一样,恒宇科技也处于破产重整阶段。双星集团认为,对恒宇科技的优质产能进行整合,切入“轮胎之都”广饶县,在广饶县建立自己的轮胎生产基地,可以充分发挥恒宇科技的区域优势,利用恒宇科技现有的工厂布局及产能,进一步提升双星集团在国内外的市场份额。

  同永泰集团一样,恒宇科技也处于破产重整阶段。双星集团认为,对恒宇科技的优质产能进行整合,切入“轮胎之都”广饶县,在广饶县建立自己的轮胎生产基地,可以充分发挥恒宇科技的区域优势,利用恒宇科技现有的工厂布局及产能,进一步提升双星集团在国内外的市场份额。

  实际上,广饶破产轮胎企业的重整大幕才刚刚拉开。对于推动当地轮胎产业转型升级,东营市以及广饶县都已经做出了相关的规划。

  东营市提出,轮胎产业将着重发展高性能橡胶轮胎产业,不断延伸产业链条,加快智能制造步伐,有序淘汰低端产能,重点发展轻型载重子午胎、工程子午胎、航空胎等特种轮胎,并加快发展轮胎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引导轮胎企业注重品牌、强强联合,集中培育行业龙头企业。

  广饶县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写到,积极推动轮胎产业的兼并重组、资源整合,力争经过2~3年努力,打造3~5家旗舰型企业进入全球轮胎15强;加快技术改造和品牌建设,促进骨干轮胎企业及早建成“工业4.0”智能化工厂、2~3家企业跻身行业标杆企业,大幅提升行业效益水平。

  广饶县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紧盯传统产业向新兴领域拓展,重点引导石化产业向合成橡胶原料、橡胶轮胎辅料、化工新材料等下游延伸,打开产业发展新空间;着力抓好重点企业风险化解,稳步推进破产重整、清算,稳妥做好打包后续处置,积极引进国内外实力企业参与,加快风险隐患出清,有序推动橡胶轮胎、汽配行业资源整合。

  华盛橡胶有限公司销售总经理延海明说,广饶县很多宣告破产的轮胎企业,其原有的生产设备、销售渠道都还在,只是资金链出了问题,没钱进行周转,工厂不得已停工,从而陷入困境。如果投资商注入资金,这些企业就可以再次运转起来。

  “这其中也有很大的风险。”延海明强调,兼并重组已是广饶轮胎产业的常态,行业洗牌是必然趋势,但是也掺杂着一些非正常目的企业来扰乱市场秩序。在广饶轮胎产业经历这一轮洗礼之后,后进入的资本,即这些外来的企业如果既不懂技术,又不懂运营,只是为了走流水账,或包装上市,将严重影响广饶轮胎产业的正常发展。

  延海明说:“我们希望引进的资金都能真正投入到企业的设备更新、技术研发、生产管理、品牌培育、人才培养等方面,而不是简单弄点原材料,不做内功提升。”

  今天的广饶,有的轮胎企业在死亡线上拼命挣扎,等待兼并重组;有的企业依然奋力向上、蓬勃发展。总体来看,广饶未来真正健康发展的轮胎企业可能只剩三五家,轮胎产业将加速进入淘汰落后产能、剥离不良资产的时期,一部分企业将会消失,同时也会催生出一些创造全新经营模式的轮胎企业。

  有受访者向记者反映,广饶当地依然有一些厂家在扩张产能,这些企业的目的只是为了融资还旧账。在政府主导轮胎产业新旧动能转换的当下,更应该加强对这些不良企业的监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电商资讯街立场,如侵犯您的权利请按页面底部联系方式联系我们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orengou.com/36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010-562619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worengou.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